第三章 祝福与咒诅的作用方式【祝福与咒诅】

决定历史的力量可以分为两类:可见的与不可见的。这两个领域的相互作用决定着历史的进程。如果我们只专注可见的物质,便难免会不时地面临难以完全解释或控制的事件和情况。

所有物质世界的东西和事件都是属于可见的领域。纵然事情通常会不尽人意,但我们大家都熟悉这个领域,因此感觉很舒适。对很多人来说,他们的认识仅限于此。但圣经为人类开了一道门。通往另一个不可见的领域,这领域不是物质的,而是属灵的。这无形领域里的属灵力量不断地决定,影响着有形领域中的事件。

在哥林多后书四章十七节至十八节中,保罗描写这两个领域:

“我们这至暂至轻的苦楚,要为我们成就极重无比永远的荣耀。原来我们不是顾念所见,乃是顾念所不见的。因为所见的是暂时的,所不见的是永远的。”

属于可见领域的事物是短暂的,非永久性的。我们只能在不可见的领域里找到真正永恒的实在。也是在这个领域里我们发现真正影响我们命运的力量,包括可见领域中的力量。保罗清楚地表明,成功的人生在乎一个人能领会并连属于不可见的属灵之事。

祝福和咒诅都是属于不可见的,属灵的领域,是超自然的属灵能力的工具。祝福带来美好、有益的结果;咒诅则带来不良、有害的后果。两者都是圣经的重要主题。上一章我们已经指出,这两个词在圣经中提到的次数超过六百四十次之多。

两者共有两个重要特色。首先,他们的影响力很少限于个人,而可能波及家庭、种族、社会或整个国家。第二,它们一经发出即大有可能延绵世代,除非有什么可以抵销它们的事发生。圣经提及众多与列祖有关连的祝福和咒诅,其影响力已延续接近四千年,而今天仍然在起作用。

祝福与咒诅的第二个特色有着很多重要的实际含义。我们的生命中可能有起关键作用的力量是源自上几代的。结果;我们可能会反复遇到一些固定状况或行为模式,这些是不可能单以发生在我的生命中的事件或个人经历来解释的。其根源可追溯到很久之前,甚至是数千年的时间。

祝福与咒诅的主要有效工具是言语,可以是口中说出来的话、写出来的文字或只是内心的陈述。圣经有多处讲及言语的力量,特别是箴言书,警告言语如何既可以为善,也可以为恶。以下只是几个例子:

“不虔敬的人用口败坏邻舍。义人却因知识得救。”   (箴言十一:9)

“说话浮躁的,如刀刺入。智慧人的舌头,却为医人的良药。”  (箴言十二:18)

“温良的舌,是生命树。乖谬的嘴,使人心碎。”(箴言十五:4)

“生死在舌头的权下。喜爱他的,必吃他所结的果子。” (箴言十八:21)

使徒雅各也讲论很多有关言语的运用。他指出舌头是身体的小器官,也是最难控制的一个:

“这样,舌头在百体里也是最小的,却能说大话。看哪,最小的火,能点着最大的树林。舌头就是火,在我们百体中,舌头是个罪恶的世界,能污秽全身,也能把生命的轮子点起来,并且是从地狱里点着的。

我们用舌头颂赞那为主为父的,又用舌头咒诅那照着神形像被造的人;颂赞和咒诅从一个口里出来。我的弟兄们,这是不应当的。”(雅各书三:5-6,9-11至六节及九节至十节)

雅各用生动的比喻强调言语对人、对局势的巨大影响力,无论好坏。他特意指出言语的无穷力量,可发出祝福或咒诅,这是有其特殊意义的。

然而,言语不是发出祝福或咒诅的属灵能力的唯一途径。偶然,不同的方法也可以使物体成为这类能力的工具。

在出埃及记卅章廿二节至三十三节,耶和华指示摩西去制造一种特别的膏油,只用于膏抹会幕,其中的家具,以及在会幕里供职的祭司。利未记八章一节至十二节讲述如何使用这种膏油。而第十节至十二节即是应用它:

“摩西用膏油抹帐幕,和其中所有的,使他成圣。又用膏油在坛上弹了七次,又抹了坛,和坛的一切器皿,并洗濯盆,和盆座,使他成圣。又把膏油倒在亚伦的头上膏他,使他成圣。”

在此段经文里,“成圣”一字的意思是“分别为圣归给神”。所以膏油成为一个工具,把圣洁的福气传予会幕、内里的家具及在其中供职的祭司。

后来,在以色列的历史里,橄榄油被用作祝福君主的工具,因为君王是代表神管理百姓的。撒母耳记上十六章十三节里记载先知撒母耳如何分别大卫成为神拣选的君王:

“撒母耳就用角里的膏油,在他诸兄中膏了他。从这日起,耶和华的灵就大大感动大卫。”

撒母耳倒在大卫头上的膏油成为一个工具,圣灵的祝福可藉此在大卫的生命中被释放出来,装备他行使君王的职责。

在新约里,圣餐的象征,同样地成为神祝福领受的工具。在哥林多前书十章十六节里,保罗说:

“我们所祝福的杯,岂不是同领基督的血么?我们所擘开的饼,岂不是同领基督的身体么?”

对那些以圣经的信心来领受圣餐的人来说,这些象征带给他们神的祝福。保罗特别讲到“祝福的杯”,即指那杯把新约的祝福赐予饮用者。

然而,必须强调的是,以上所述的仪式并非“魔术”,祝福并不固定在物体之中。只有当领受人按照圣经的启示明白神的旨意之后,凭着个人的信心和顺服去领受这些含有象征意义的物体时,祝福也就随之而来了。没有信心和顺服,就没有祝福的结果。

相反地,在哥林多前书十一章廿九节里,保罗论及圣餐的象征说:

“因为人吃喝,若不分辨是主的身体,就是吃喝自己的罪了。”

这里有两种选择。藉着象征,信心及顺服承受神的祝福;不信及叛逆则招惹神的审判。

民数记五章十一节至三十一节里描述一个仪式,用来确定妻子是否不忠于丈夫。适当的祷告及献祭是必要的,但这个仪式的焦点在于一杯水,祭司从帐幕的地上取点尘土放在水中并写上咒诅的话,将所写的字抹在水里,然后叫那妇人喝。她若有罪,写着的咒诅会在她肉身上奏效:

“她的肚腹就要发胀,大腿就要消瘦,那妇人便要在她民中被人咒诅。”

这就是她罪的惩罚。在此情形之下,这杯水是传递咒诅的工具。

但另一方面,若妇人是无辜的。她不会遭受任何有害的影响。这样,神会辨明她的公义,她的丈夫就不能再控诉她。她的清白会保护她免受咒诅。

上述不同的例子确定了一个重要的圣经真理,就是在一定的环境下,祝福及咒诅是可藉着物体而传递的。另一方面,我们若从圣经的惯例中,转看一切不同形式的假宗教及邪术,就会发现借物体作为咒诅的工具途径实在是无限的。

在出埃及记廿章四节至五节,十诫的第二条,神明确地禁止为宗教敬拜而制造任何形式的偶像或形像,他警告那些违反这条诫命的人,不单自招审判,也连累至少下三代:

“不可为自己雕刻偶像,也不可作什么形像,仿佛上天、下地、和地底下、水中的百物。不可跪拜那些像,也不可事奉他,因为我耶和华你的神是忌邪的神,恨我的,我必追讨他的罪,自父及子,直到三四代。”

一系列的东西是在此禁令之下。我本身的情况正如上文所述,龙绣使我暴露在咒诅无形的影响之下。尽管没有敬拜它们的意图,然而,它们的形像很多世纪以来一直是某民族偶像敬拜的对像。它们为异教敬拜的邪恶力量开了一个通道进入我家。

后来,我回想此事,发现这些龙在我身上有一个特别的影响。它们不单是障碍,阻止我进入神丰富的祝福里,甚至阻碍我看见祝福真实地存在。直到我从它们的影响下得自由之后,我才能用信心辨明神所为我预备的。

自那时起,我察觉很多在咒诅之下的人,他们的生命受到同样的影响。咒诅不单阻止他们领受神给予他们的祝福,也防碍他们相信祝福的存在,可以直接去领受。只有当圣灵把经文的亮光照进我们的生命里时,我们才能明白,魔鬼如何一直在欺骗我们。

第二章 无形的障碍【祝福与咒诅】

以前我常花很多时间去辅导如前章所述的人。但这常是一项令人失望的工作。有些人会进展到一定的灵程而停滞不前,他们似乎是遇见一个无形的障碍。

这不像是他们缺乏诚恳或委身的精神。事实上,他们通常似乎比其他灵性较好的人更诚恳更委身。他们会接受我的劝告,并尝试付诸行动,但结果是,至少可以这样说,我和他们都感到失望。

每每遇到这样的情况,我会不自觉地这样祷告说:“主啊,为什么我不能更有效地帮助这个人?是不是有些奥妙我还不明白,需要我去知道的呢?”过了一段时间后,我知道神回应了我的祷告。他开始揭开遮蔽物,向我启示一个不受自然定律约束的势力范围。这启示不是一次性的,当我辨明一条线索贯穿一连串表面看来毫无关连的事件时,它就逐步地显示出来了。

我在美国一间长老教会作客席讲员时,一件关键性的事件发生了。当我讲到信息的尾声时,不肯定应如何接续下去。我站在讲台上,留意到在我左手边前排坐着一家三口--父亲、母亲及正值青少年期的女儿。

一个意念出现在我的脑海里:“有一个咒诅凌驾在那家人的身上。”这念头跟我所讲的信息主题,或跟我当时心里所想的毫无关连。但那印像挥之不去:“有一个咒诅凌驾在那家人的身上。”

犹疑一会后,我终于踏出讲台,走到那位父亲面前。我向他解释我所感受的,并问他是否愿意让我奉耶稣的名斥责咒诅,释放他全家,他立即表示愿意。这是我第一次作这样的事,这人毫不迟疑地接纳我的提议,令我惊奇。直到后来我才明白其中的原因。

我走回讲台,大声地发出一个简短的祷告,使这个家庭从咒诅中释放出来。祈祷时,我没有触摸这家庭的任何一个成员。但当我以“奉主耶稣的名”结束祷告时,他们整家人的身体都有明显的反应,一阵抽动似乎轮流穿过他们各人的身上。

此刻我发觉那年约十八岁的少女的左腿从大腿顶端到脚底都装上了石膏模子。我又走到她的父亲面前,问他愿不愿让我为他女儿的腿得医治祷告。他再次表示十分愿意,并附带说:“但是,我需要告诉你,她同一支腿在十八个月内已折断了三次,医生们都认为不能痊愈了。”

今天,若有人说:“一个人的同一支腿在十八个月内折断了三次,”这会在我心里敲起警钟,告诉我是咒诅作怪。然而,当时我看不出咒诅和这一连串不寻常的事件之间有任何关连之处。我只是用手托着那支打上石膏的腿,作了一个简单的医治祷告。

几个星期后,我收到了一封她父亲寄来的致谢信。信中说他们带女儿去复诊,X光照射显示她的腿已经痊愈,不久之后,石膏模子也除去了。

他亦简单提及他家人过去遇到的一连串怪异不快的事件,这些事件一度影响他的家庭生活,这显明他已意识到整家人有从咒诅之下得释放的需要。

跟着的几个月里,我不住回想此事。觉得圣灵引导我行事的先后次序,有着特殊的意义。首先,他显示有咒诅凌驾在那个家庭身上,并促使我祷告释放这家人。然后他才让我为那少女的腿祈求医治。若我没有在为她求医治之前先撤除咒诅,她的腿能否得痊愈呢?

我越深思这事,就越发深信斥责咒诅是医治她腿的主要前奏。咒诅是一道无形的障碍,使她不能得着神要她得着的医治。

这一切似乎与我自己生活中发生的一件事联系起来。一九零四年,我外祖父统率一队英国远征军,奉派去中国,他返国时,带回许多各式各样的中国艺术品,这些艺术品成为了我们家的传家之宝。一九七零年,家母逝世时,其中一部分遗留给我作为产业。

其中最心爱的一件是一套精致刺绣,绣有四条龙。这些龙绣得光宠,被挂在我家客厅的墙上。它们紫色及鲜红的颜色调和,是典型的东方特色。龙的每支脚都有五爪,据专家告知,这表示它们是“天子”的龙。由于外祖父和我的关系非常亲密,它们又可带来我早年在外祖父家里的回忆。

大约这段时间,我开始感到某种不能解释又无法辨明的敌对势力,与我的事工对抗。这种敌对势力表现在种种的挫折上,而种种挫折看似没有关连,但对我却产生累积的压力。我与亲近的人发生交通的障碍,是以往绝不会如此的。我依赖的人没有遵守他们的承诺。又由于律师作事效率低,家母留给我的一大笔遗产受到无定期地迟延。

最后,我决定抽出一段时间作恒切祷告及禁食。很快地,我就留意到自己对那些龙的态度有改变。当我偶而望着它们时,有一个问题会出现我的脑海里:“圣经里的龙是代表谁呢?”毫无疑问,答案是撒但。(参阅启示录十二:1-12)

另一个问题接着出现:“身为基督的仆人,把象征基督的大敌,撒但的东西陈列在你的家中,是否适当呢?”答案同样是清晰的:不!我内里的挣扎持续了一阵子,但最后我除掉那些龙。我作此事纯粹是顺服的行动,没有任何进一步的动机。

在那段时间,我是一位巡回圣经教师,服侍各地教会,向美国各处不同会众讲道。我的收入来自自由奉献,仅够基本的需要。然而,在除掉那些龙后不久,我的经济情况有戏剧性的改善。无须我制定任何特别的计划、事工的性质或范围也无须作任何重大的改变,但我的收入却超过两倍以上。我那份迟延很久的遗产也终于获得批准。

我开始怀疑是否有什么尚未发现的原则,可以将我个人经济上意外的改善与那断腿的少女得痊愈连系起来。就那少女的情况来说,凌驾在她家的咒诅是她得医治的一道无形障碍。当障碍除去,医治就临到。至于我的情况也一样,或许有一道无形的障碍,虽然不是阻碍肉身的痊愈,但却是阻碍我经济上的富足,而富足是神在我生命计划中的要素。

我越深思此事,就越发肯定这些刺绣的龙把咒诅带进了我家。藉着除去它们,我从咒诅之下释放了自己,为承受神为我预备的福气打开了大门。

这些转变使我可以买一座房子,这房子从来在扩展事工上扮演一个决定性的角色。九年后,我卖了那房子,卖价竟然比我买入的高三倍以上呢!这笔款项到手的同时,神促使我在经济上作出更大的承诺。

龙绣品的经历使我对申命记七章廿五节至廿六节的经文有新的认识。在该段经文里,摩西警告以色列人勿与迦南崇拜偶像的民族联合:

“他们雕刻的神像,你们要用火焚烧;其上的金银你不可贪图,也不可收取,免得你因此陷入网罗;这原是耶和华你神所憎恶的。可憎的物,你不可带进家去;不然,你就成了当毁灭的,与那物一样。你要十分厌恶,十分憎嫌,因为这是当毁灭的物。”

我那些绣成的龙不是雕刻的神像,但它肯定是假神的像,在中国被敬拜有一千年之久。藉着把它们带进我的家,我不自觉地把自己及家人暴露在咒诅之下。我实在感谢圣灵开我的眼睛,看见自己身处一个何等的景况之下!

这经历促使我开始对圣经中有关祝福与咒诅的教导作系统性的研究。令我惊奇的是圣经竟然有多处地方论及这两个方面。“祝福”或“福气”等词在圣经出现约有四百一十次,不包括那些在原文里只有“幸福”或“有福”意思的字(例如,登山宝训)。“咒诅”一词的不同形式,出现约有二百三十次。这使我联想到在我成为基督徒以来,所听到有关这个主题的教导是何等的少。事实上,按记忆,我甚至未听过一篇系统地讲及这整个主题的信息。

研究结果,我开始在公开的事奉中,教导有关咒诅的事。每次我如此作,这教导所产生的强烈影响以及前往聆听这讯息的人数之多,令我惊奇。某些聚会的录音带流通至其他团体,我也接获不少惊人的报告。通常这讯息似乎不单改变个别的生命,甚至整体会众的生命。结果,我发行了三盒录音带,称为“咒诅:原因及治疗”。

之后,在往南非的行程中,我们认识一位犹太籍妇女,她已承认耶稣是她的弥赛亚。这位妇女,我们就称她为米利暗,向我们夫归二人亲口述说,藉着聆听那三盒录音带所经历的神迹。

米利暗是一位商家的行政秘书,这位商家是他自己公司的董事长。她发现她的雇主及公司所有的董事们加入了一个邪术团体,其宗教教头是一名女性。

有一天,米利暗的雇主交给她一盒录音带让她打字,说:“这是我们的教头为我们宣告的祝福”。她开始打字时,发现那些所谓“祝福”,实际是含有强烈邪术口吻的算命。她向雇主解释说这有违她对耶稣基督和圣经的信仰,她请求免作此事。她的雇主表示理解,并且也为叫她作有违她良心的事而道歉。

随后,米利暗的双手就出现剧痛,手指扭曲,变得完全僵硬。她再不能执行秘书的工作。痛楚剧烈至某一个程度,她不能与丈夫同睡一张床,因为每当他翻身时,床的颤动就使她的手有难以忍受的苦痛。X光诊断结果显示她患有风湿性关节炎。

米利暗的一位基督徒朋友听到她的苦楚,就把我讲及咒诅的录音带拿去给她听。米利暗是一位颇具世故的女士,她怀疑有咒诅这回事,以为那只是中世纪时才有的。然而,她已开始怀疑自己,那次拒绝打字一事和随后双手的问题之间是否有任何关连。那个宗教头头会不会就此发咒诅在她身上呢?所以,他答应听那几盒录音带,只是勉为其难罢了。

当他们听到第三盒时,到了我领大家作从咒诅下得释放的祷告部分,录音带卡住不动了,不能往前进,也不能向后倒,更不能拿出来!

“显然我不能作这祷告了!”米利暗回应说。

幸好,米利暗的朋友事先已把祷告词抄好,并带来一份。她坚持要米利暗大声地读出祷词。米利暗再次表示怀疑的态度,她看不出读祷告词可以对自己的手有任何效果。

可是最终,在朋友的坚持之下她屈服了。当她开始大声读出祷告词时,她的手指变直,并可以灵活地伸动,疼痛也消了。祷告词读完,她已经痊愈。整个过程只不过是几分钟的时间。

之后,米利暗回到先前为她拍X光片的医生那里,第二次拍片显示没有任何关节炎的痕迹了。

这事件中有一点特别重要。米利暗所读的祷告词与肉身医治无关。她的双手痊愈完全是因为祈求从咒诅之下得释放之故。

这是又一个戏剧性的证据,证明咒诅可以是人得医治的障碍,与那位折腿的少女同样真实。另一方面,我的例子证明,一个想不到的咒诅一直阻止我得着神要我得着的富足。

若咒诅可以成为得医治或得富足等祝福的障碍,那么很多其他种种的祝福不是也完全可能因此被扣留吗?所以,我决定努力寻究以下三个有关问题的答案:

1. 如何识别生命中有咒诅在起作用?
2. 应该怎样撤销咒诅并从它的影响下释放出来?
3. 应当如何进入神的祝福?

以下是我的研究结果:

第一章 与阴影苦斗【祝福与咒诅】

对于那些肤浅的观察者来说,人生显示一种光与暗凌乱的混合,受不可知的方式所安排,受不可辨明的律法所支配。在这样的人生场景中,两个人起初并肩而行。他们的背景及能力相近,也向同一个方向发展。但是,其中一位几乎常行在成功及满足的光中;而在他旁边的另外一位却很难见到光明,他不断被失败及挫折所遮蔽,甚至还英年早逝。

这两个人都不明白在他们生命中起隐形作用的力量,光与暗的来源向他们隐藏着。或许他们甚至从未想过光与暗来自上数代的可能性。

圣经清楚地讲及这些力量,事实上,有关论述也不少。圣经分别称之为祝福及咒诅。
让我们更详尽地探讨一下这个在阴影之下的人。他作尽一切适当的努力,如转业、迁居、职业进修、研读一切最近有关积极思维的著作。或许他甚至还修读如何发挥自己内在一些神秘潜能的课程。

但成功不断躲避他。他的儿女反叛,婚姻紧张,常出意外和疾病不断。他心中所怀的目标从他的指缝间滑过,如水流穿过一个即将溺死者的指缝间一样。他被一种不可避免的失败感所萦绕,他或许可以延搁这失败感,却从未克服过。
他的人生常有一种与某些力量搏斗的感觉,但他不能证明,那是一种无定形及隐蔽的力量。他间或觉得自己仿佛与一个阴影苦斗。无论他怎样尽力挣扎,他总不能针对或掌握问题的原委,又经常想放弃认输。

“有什么用呢?”他喊道。“我做什么事都不顺利!我父亲一样有过这些问题,他也是一个失败者!”

在阴影之下的人当然也有可能是女人。她早婚,并为建立美满的婚姻及快乐的家庭,而开始各样的计划,然而她发觉自己总是在一个无形、“摇摇欲坠”的景况之下,忽高忽低。她身体的毛病一个紧接一个。她常在健康的边缘,但从未得着健康的身体。她的儿子开始吸毒,丈夫又离开她。有一天,她猛然醒觉,震惊自己竟然变成一个贪恋醉酒的人。

与上述那位阴影之下的男人一样,这女人也是做尽一切适当的努力。她研读有关营养及儿童心理学的书籍。为追求成功,她鞭策自己,不断努力,所做的每件事情她都出尽全力。但她发觉其他比自己较少动力及较低资历的女士,她们所成就的,是她自己可能永远达不到的目标。

当你更仔细地看这个在阴影之下的人时,你可能会看见某些自己的影子。你觉得自己仿佛是从自身以外的角度观看自己的生命。你会猛然震惊,开始怀疑自己众多难题的原因是否可能也是一样,就是一个可追溯至上几代的咒诅。

或者你所看见的不是你自己,而是你身边的人,你的配偶、家人或密友。你经常为这个人感到痛苦,渴望有一线希望,但总是徒然。现在你面对一个对阴影的可能性解释,对你来说是一个新的概念,就是问题的根源会不会真是一个咒诅呢?

你禁不住回忆起那些发生在你的生命中或你家中,似乎不能理解的事件及情况。你多次尝试不再思想这些事情,但总是不能完全做到。你知道自己需要认识更多。你可能会对自己说:“假设我是那位在咒诅影响之下的人,我可以做什么呢?咒诅的源头是什么呢?”

咒诅可以比作一只从过往伸出来又长又恶的手臂。它以黑暗、压制的力量临到你身上,这力量抑制你的个性不能有充分的发挥。你从不觉得有完全的自由做到无拘无束。你觉得自己内里有潜力,但总是未能充分发展。你常常过高期望自己,却总不能够达到目标。

又或者,那又长又恶的手臂可能有使你在行走时绊倒的作用力。你的前路似乎畅通,但你会时常绊倒,可是你看不见是什么使你绊跌。不知什么离奇的原因,你绊倒的时刻,总是在你即将达到长期追寻的目标的时候。然而目标总是躲避着你。

其实,“离奇”一词可当作一盏警告的红灯。你经历的是无法找到自然合理因由的事件或情况。似乎有某种力量在起作用,而这种力量不完全符合普遍的自然定律。

有一个词能概括咒诅的影响,它就是“挫败”。你在自己生命中取得了某种程度上的成就,看来前景光明。你又具备了一切明显的资格,可是偏偏出了差错!所以你再从头开始,达到了先前的程度,但你又再次失败。如此反复数次之后,你知道这是你生命的定规。可是你看不出任何明显的因由。

很多人向我分享类似的故事。个别的细节可能不同,但形式却是一样。他们常说诸如类似的话:“同样的事也总发生在家父身上。我觉得自己仿佛是他挫败的一生侧影。”或者说:“我几乎可以听见我祖父反复唠叨:我事事都不顺利。”

这种形式会在人生不同的领域中出现,如生意、事业、健康或经济等。它几乎总是在人际关系上,特别是对婚姻及家庭有一定的消极的影响。通常,它又不单影响个人,而是一个较大的社群,很多时会是一个家庭,但亦可以扩展至更阔的圈子,例如一个社会或一个国家。

然而,提起咒诅常引致人失败,会是一个误导。一个人可以取得外表上真正的成功,而仍被挫折所烦扰,总不能享受到成功的果实。

在一次事工行程中,我在东南亚结识了一位既聪明又受良好教育的女法官,她是皇室的后裔。她认识耶稣为真正的救主,她不觉得自己的生命有任何未认的罪。可是她告诉我她没有真正的满足,成功的事业及崇高的社会地位都不能带给她个人的满足。

当我与她交谈时,我发现她是很多代敬拜偶像的后裔。我向她解释,根据出埃及记廿章三节至五节,神曾咒诅敬拜偶像的直至三四代。然后我向她指出如何藉着耶稣从这咒诅之下得着释放。

有时咒诅可能不是来自上数代,或许是你自己生命中的行为或事件的结果。又可能是两者的结合。不论你的难题来自何处,然而,有一件事是肯定的,就是你不断地与某种既不能认清,又不能明白的力量挣扎。

像那位法官一样,你也许曾尝过成功的滋味。你实在知道成功的甘甜,但总是不长久!突然间,你觉得不满足,自己也无从解释,抑郁如云雾一样停留在你的身上。你一切的成就都似乎太不实在了。

你看见其他人,在类似的环境下显出满足的神态,你不禁反问自己:“我为什么不对劲的?为什么我从未尝过真正的满足呢?”

或许此刻,你会有类似的反应:“以上描述有些好像就是在说我。那是否意味着我没有希望呢?我是否要继续如此渡过我的余生呢?”

不,你是有希望的!不要气馁。在你继续读下去的时候,你会发现神已提供一个补救的方法,告诉你简单实用的指示,教你如何在生命中应用这方法。

同时,你可从以下的信件得着鼓励,是两位听众寄给我的,他们收听了我在电台的圣经教导节目,是对“从咒诅到祝福”这个题目内容的回应。第一封信是一位弟兄写的,第二封是一位姊妹写的。

(信件一)

“我收听你论及咒诅的信息,并发觉自己多年在一个咒诅之下而从不自知。在我的人生中,我总是不能成功,而且经常受同性恋欲望的侵扰,尽管我从来没有任其发展变为行动。至今我已成为基督徒有十年之久,但由于咒诅的缘故,我总不能如愿地亲近神。我变得十分沮丧。

自从我从这咒诅之下得释放后,我觉得在耶稣里,活在他里面是何等的自由。我从未感受过与神如此的亲近!”

(信件二)

“多谢你最近的有关咒诅的广播及从咒诅到祝福的小册子。它们大大改变了我的生命。我的人生一直受周期性的抑郁所困扰,并且接受精神病专家的治疗已有五年之久。

今年春季,有一位朋友与我一起祷告,并为我代祷,我弃绝所有秘术的活动,如纸牌占卜及茶叶占卜。赞美主,真正的自由开始了!

之后,我收听你的广播,你说到有人会受咒诅影响而不自知的,当你带我们作从咒诅之下得释放的祷告时,我跟着你祈祷。现在我得自由了!

这好像堤坝崩裂一样,神可以自由地在我的灵里工作。阻碍已被消除,我的灵命竟然能在数周内大大长进,我只能为主的祝福而赞美他。有时当我想到神为我所作的一切以及他在我生命中不断的作为,我不禁流泪。能够放松是何等的畅快啊!

我们敬拜的实在是一位奇妙的神!”